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中國考古百年 > 百年思考

北方草原考古文化研究的一部重要經典作品

一個人終生勤奮追求一項科研事業,并得到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人們會永遠銘記的。

筆者與《北方草原考古學文化比較研究——青銅時代至早期匈奴時期》一書著者烏恩岳斯圖先生(1937年9月-2008年3月),是1957年至1962年在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的同窗學子。五年的共同學習生活,現在憶想當年,烏恩岳斯圖熱愛考古專業,刻苦學習。他為人熱情正直,在擔任班長期間,關心全班同學的學習與生活,同學們都為有這樣一位同心同德的好班長而高興。1962年考古專業畢業后,他為了繼續完成考古事業的抱負,考取了著名考古學家夏鼐先生的研究生。1966年畢業后,任職于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歷任科研處處長、常務副所長和《考古》雜志月刊主編。1997年榮獲“德意志考古研究院通訊院士”稱號。

在繁忙的大量社會工作中,長期以來,他擠抓一切時間,假日從不休息,進行科學研究。他主攻的科研項目,側重在“中國北方草原青銅時代至早期鐵器時代考古”,并多角度涉及歐亞草原相鄰地區相關的考古學文化的體系,進行比較研究。對起源于歐亞草原東部的匈奴起源也進行了歷史考古和物質文化的分析研究。他矢志不渝,吃苦耐勞,堅持主攻方向“北方草原文化”,不斷積累資料和研究。他憑著這種孜孜不倦、永不放棄的求索精神,終成大業,在考古學上作出了杰出的貢獻,以論文和專著的形式,在多種出版物上發表了頗多的專題性和全景式的論述和專著。僅舉數例:《百川歸海:中國古代少數民族與漢文化的交流》、《歐亞東部草原青銅器》(合著,英文版)、《北方草原考古學文化研究》、《北方草原考古學文化比較研究——青銅時代至早期匈奴時期》、《關于我國北方的青銅短劍》、《我國北方動物紋飾》、《中國北方青銅文化與卡拉蘇克文化的關系》、《殷至周初的北方青銅器》、《匈奴考古研究中的幾個問題》、《朱開溝文化的發現及其意義》等。更值得稱贊的是,為了進行草原考古文化研究,他翻譯了有關蒙古文和俄文的相關的外文資料達上百萬字,這是專業研究成功的重要基礎之一。

眾所周知,現代考古學是博大精深的一門學科,需要多方面的考古、文獻、藝術、歷史、古文字知識以及海內外的學術交流等等。就考古學中的某一部分研究,所涉及的知識面和有關輻射的相關內容對課題本身研究都有一定的影響與聯系。烏恩岳斯圖在北方青銅文化考古研究上能取得多方面成果,從理論方法到科學實踐,從宏觀到微觀等等方面都展示了他的才華。我們僅簡略闡述一下他的研究理論方法和重要學術成果。

第一,立足田野考古實踐第一的思與做。烏恩岳斯圖在夏鼐先生指導下,研究生畢業后,在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從事大量的科學管理工作中,百忙中不忘參加多項的考古工作,包括考古調查和發掘,諸如: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安陽殷墟祭祀坑,黑龍江蜿蜒河遺址和白金寶遺址、寧夏同心縣倒墩子匈奴墓地、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謝爾塔拉墓地發掘,以及烏蘇里江流域和陜北的考古調查等等。這些大量的基礎實踐工作,是極為珍貴、厚實的疊加知識積累和實踐,為他的科研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確定研究范圍,扣住并明確內涵概況。指出中國北方地域長城沿線考古學草原文化只限定在東起遼西、西至甘肅東部這一地域(即長城中段)。年代上包括青銅時代、早期鐵器時代和早期匈奴時期。烏恩岳斯圖強調說,這一地域的劃分,依據目前考古的發現,長城地帶青銅文化和早期鐵器時代文化的考古序列已基本確定。

他還指出,歐亞大陸草原和森林草原地帶的劃分,是以烏拉爾山為界劃分為東西兩大區域。順子午線方向可延伸至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一帶。并說,烏拉爾山以東有許多重要水系和湖泊,有豐盛的草原和草原文化。為精細深入探索草原文化,他又細致地將歐亞大陸草原地域分成三個文化區。

第三,前已指出,烏恩岳斯圖研究的北方草原考古文化,首先立足于長城沿線以北地區,東起遼西、西至甘肅東部即長城地帶中段。這就為進一步全面比較研究歐亞大陸草原考古文化起到了坦蕩如砥的方便,擴展了多地域類型相同或變異文化之間聯系的研究。這種思維方法無疑是相當可貴的。

在明確長城地帶中段的范圍基礎上,烏恩岳斯圖大量積累典型的墓葬特點和出土實物資料,并相互聯系融合研究。以科學的態度與方法,參考多方面典型的材料,確定這一地域草原文化青銅時代的分期、斷代,早期鐵器時代的界定,這可謂是一件卓越的考古工程。

他將長城地帶中段草原青銅考古文化進行分期。早期以夏家店下層等文化為代表,年代相當于夏代至殷商后期(公元前20世紀—公元前13世紀)。中期以魏營子文化等文化為代表,年代相當于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紀—公元前11世紀)。晚期以夏家店上層文化等為代表,年代相當于西周中期至春秋中期(公元前10世紀—公元前7世紀)。以年代分期長城地帶中段年代范圍后,他還特別指出,要將三個發展階段,同歐亞草原東部地區的蒙古,俄羅斯外貝加爾、圖瓦、阿爾泰及葉尼塞河中游米努辛斯克盆地等地域的相關文化進行比較。這確是一個較龐大的具有沖擊力的課題。

為進一步展開研究,并將長城地帶中段的早期鐵器時代的文化進行深入研究,他將毛慶溝文化、桃紅巴拉文化、楊郎文化、玉皇廟文化為代表的諸多考古文化內涵,其年代定為春秋中期至戰國晚期(約公元前7世紀—公元前3世紀),為早期鐵器時代的界定。他還將蒙古東部和外貝加爾湖的同時代的草原地帶鐵器時代共同比較探析研究,并加強對自然與社會生態、各種生存環境方面進行觀察。這一具有創新特點的考古工程令人艷羨,令人學習其成功的方法和開拓精神。
第四,傾全力搜集研究問題的資料,大量搜集海內外學者對草原文化研究的重要觀點和成果,并展示個人在有關學術上不同的看法。筆者想到,烏恩岳斯圖先生是位勤奮學者,為了實現有體系的這一龐大科研工作,必定積累有大量的資料索引、卡片和豐富的筆記,否則無法完成宏愿。

論著中他排比了草原文化不同時期不同地域墓葬形制、隨葬習俗、重要隨葬品種類等等。例如,在談到長城地帶中段早期鐵器時代不同文化之間的豎穴墓和洞室墓的區別時,特別清晰鮮明。豎穴墓在墓向和墓葬品上也有一定差異。他指出,以畜牧業為主的草原文化,殉犧牲馬牛羊等習俗是共同特點。對匈奴墓地考古也多有涉獵。當談到蒙古國諾音烏拉墓地,大型墓結構復雜,大者面積可達1225平方米,有棺槨,有祭祀坑。普通墓僅做長方土坑豎穴形制。對中國境內的重要匈奴墓按單位進行分析,如客省莊140號墓、西溝畔墓地、倒墩子墓地、上孫家寨墓等等。對墓中出土物進行了明確表述。

前已談到,烏恩岳斯圖對北方草原考古文化,其中的重要物質文化,無論早晚期,都加以舉例分析。其中包括多種類內涵,如:陶質蛇紋鬲,銅器器皿(鼎、簋和族徽銘等)、青銅刀(同時搜集了蒙古和外貝加爾的同類器)、管銎銅斧(包括了西亞和高加索彎頭斧)、青銅鉞、青銅掛韁鉤、金裝飾品、青銅短劍(含蒙古、外貝加爾地區出土的)、青銅劍鞘、銅盔、青銅空首斧、青銅馬具、青銅裝飾品,以及各種動物紋樣。特別要指出的是,無論是青銅時代,抑或鐵器時代,烏恩岳斯圖都對以獸鳥為中心的動物或動物牌飾予以闡釋。他的專題論文《中國北方青銅透雕帶飾》《我國北方古代動物紋飾》,論述均很到位。他對北方的青銅短劍也進行了專題研究,對這些器類的辨識、斷代,以及傳世品的辨偽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受到人們的重視。

第五,烏恩岳斯圖所研究的北方草原考古文化,由于他的高度堅定性和毅力,其成就有著重要的歷史考古、古代民族考古價值和多方面意義。中國北方地區地域廣袤,據古文獻記載,居住在北方的少數民族,主要有肅慎、燕亳、東胡、鮮卑、匈奴等。在今內蒙古、河北、遼寧、吉林、陜西、寧夏、青海、新疆等地,都發現了這些古代少數民族先秦至兩漢時期的遺跡和遺物,對研究這些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以及各民族之間的關系,都提供了重要資料。

在北京昌平、遼寧喀左、河北大廠都發現了夏家店下層文化。在內蒙古赤峰夏家店和寧城南山根發現的屬于夏家店上層文化。依據烏恩岳斯圖先生和一些學者的看法,夏家店上、下層文化就是研究北方草原文化的一個重要坐標,是正確的。
我們發現,北方地區先秦青銅器,很大一部分是仿照中原地區鑄造的。如河北大廠出土的銅刀與銅鏃均與商代后期同類器相同。寧城南山根101號墓出土的蹄足直耳鼎、有蓋三足銅簋、口外侈矩形足銅簠,與中原地區西周時期的同類器相同。遼寧喀左北洞出土的銅罍,其上著有“孤竹”字樣,可以認為屬商代孤竹國器。

北方草原文化在重要器種上,主要有青銅短劍和動物牌飾。青銅短劍出土地區分布廣泛,在遼寧、內蒙古、河北、吉林、山西、北京等地曾多次出土,以遼寧和內蒙古出土的數量較多,又以老哈河、大凌河流域最為集中,成為青銅器短劍出土的重要地點,如朝陽十二臺營子、寧城南山根、沈陽鄭家洼子等。短劍主要流行在商周至戰國時代,一般認為多屬我國北方東胡族文化。劍身短,一般長30厘米左右。由劍身、劍柄和枕頭狀劍首組成。有的劍在出土時附有菱形鏤空的劍鞘,劍身兩側有的呈曲刃式,類型有匕首式、曲刃“T”字形劍首式、曲刃柱脊式、雙鳥頭觸角式等。對青銅短劍研究,烏恩岳斯圖都有精細的類型分析和探索。

北方式動物銅牌飾,以往又稱“鄂爾多斯式”動物牌飾,現在習稱“透雕動物紋牌飾”。該種銅牌飾原為北方草原地區匈奴和東胡等民族所用的帶扣飾,以內蒙古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等地出土最多。烏恩岳斯圖先生研究舉例圖形豐富多彩,將其藝術精神表現得也透徹入微,描述帶扣上多飾有鏤空的各種動物,如馬、牛、羊、犬以及鹿、虎、豹等野獸的奔逐、咬斗等圖案,許多動物圖像都極生動。內蒙古烏蘭察布市發現的虎噬羊牌飾,刻劃出虎的兇猛和羊的軟弱,具有極佳的藝術效果。陜西灃西客省莊出土的長方形銅牌飾,可以清楚地看到匈奴男子的服飾和發髻等風格。有的牌飾還雕鏤出細膩精美的幾何紋。這些牌飾反映了草原民族的藝術特色。呈現了戰國至兩漢古代草原民族生產、生活的一個側面。

烏恩岳斯圖先生一生確立和研究的歐亞草原考古文化,是一項有體系的項目,他本人具備了考古、文獻、歷史、藝術、外語等多方面理論和實踐經驗,以淵博的知識、精深的造詣,取得了諸多成果,開拓了研究途徑與方法。他的跨越式的卓越成果,將永遠激勵人們學習。(杜迺松)

泷泽萝拉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