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中國考古百年 > 征文選登

我的考古故事

我是1978年3月考入鄭州大學歷史系學習考古專業的,當時考古還不被人所知。記得高中時的一個同學考取了外省學校,在與我通信聯系時,硬是把考古專業寫成了“刻苦專業”,好在前面有“鄭州大學歷史系”幾個字,信還真轉到了我的手里。在讀大學的第二年,我們就在老師帶領下赴北京,山西大同、太原、侯馬和陜西西安等地外出考察半個多月,曾經惹來同在文科樓上課的歷史班和其他系同學艷羨目光。盡管當時我們身背行囊,晚上擠火車,集體住地鋪,但能夠參觀各地博物館和名勝古跡,我們每天都會興奮不已和感到莫大滿足。當時就暗暗下定決心,我要一輩子從事文物考古工作。

記得在讀大學的時候,我們這些從農村走出來的學生,全靠學校補助的每月15元生活費度日。那時還沒有書攤,新華書店幾乎不見考古類圖書,而附近郵局中每期6角的《考古》和《文物》雜志又舍不得買。有一次,當地郵局在年末搞促銷活動,所有當年雜志降價出售,我們聞訊后未顧上吃午飯,排了近一個小時隊,才好不容易搶購到1980年的《考古》雜志6冊(當時是雙月刊)和《文物》4冊。由此,這幾冊《考古》和《文物》雜志成為我收藏的第一批考古圖書,我也從兩種雜志中結識了考古界的諸多前輩,亦步亦趨地學會了撰寫考古簡報和論文。

1982年1月我進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現已更名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那時一到單位報到,即被派往考古工地參加發掘,由于交通不便一般需要在工地待上一個月左右才能回來一趟。曾有一位同事,由于實在受不了這種生活而借故跳槽。我也因為此種原因,介紹人約好見面的時間未能按時趕回來,那位從未謀面的女同志再也不愿見面。第一次去岳父母家做客,從醫的岳父很認真地問我:“考古是干啥的?”我怕吹了這門親事,不好意思按通俗的說法是挖墓的,就靈機一動說:“我的職業和醫生差不多,醫生是給活人看病的,我們是給死人看病的。不過我們是看他怎么死的,生前是窮人或富人,經濟和生活狀況如何?”這么一說,岳父不僅聽懂了我從事的專業,還認可了我這個未來的女婿。

從事考古工作就要經常下田野,往往一去一二十天甚至一個多月,回來時曬得皮膚很黑、長發凌亂。我們所的一個同事,從外地乘公共汽車回到鄭州時,因為衣服不整潔又背著個臟兮兮的帆布挎包,在距離本所最近的崗樓處兩次被叫住問話,直到單位派人認領、被確認非盲流人員后方才準許離開。在河南省文化廳兩年一度的職工運動會上,我們也曾遭到過類似的歧視。當我所派出的拔河隊員上場時,作為藝術團體的對方隊員,一看我方上場的多是膚色黑、又身體健壯的隊員,非要我們拿出工作證來以驗明正身,否則拒絕與我所比賽。

曾經有位朋友問我:為什么選擇考古工作?我當時的回答是:因為我居住的農村在北宋皇陵附近,從小就受到古代文化的熏陶,由此產生濃厚的興趣,在上大學時便選擇了考古專業。實際上,我們這一代人,那時根本沒有選擇人生目標的權利。我是在離開高中校門5年后才重返校園的,填報志愿時聽取了高中老師的一句話:“考古專業是冷門專業,比較容易被錄取?!北M管如此,直到今天我從來沒有后悔過,而是慶幸自己選對了專業。

1998年在寶豐清涼寺窯址考古發掘工地

在我主持的十余項重要田野考古項目中,寶豐縣清涼寺窯址是我負責時間最長的項目,從1988和1989年第二、三次發掘現場負責,到1998至2015年即第四至第十三次考古發掘擔任領隊,前后歷時達27年之久。能夠參與其中,見證寶豐清涼寺窯址發掘的全過程,我深感自豪和榮幸!回顧1988年我們初次進駐發掘時,清涼寺村地處偏僻山區,往來交通極其不便,從鄭州前往工地需要一整天的時間。窯址附近開采有10多個礦井,道路上是一層厚厚的煤灰;并有將煤煉成焦炭的土窯爐冒著黑煙,空氣中彌漫著嗆人的氣味。由于大肆開采煤礦,地下水位下降,部分地面下沉,我們借住村民的房屋裂有多條縫隙,地下因采煤放炮還不時傳來地震般的抖動。我們在裂縫內放進木塊和貼上紙條,每天都要觀察裂縫大小以防不測。由于是從數千米外拉水飲用,因此往往是每人一天少半盆水,早上洗臉、中午洗手、晚上洗腳。這樣幾天下來,每個人看上去與當地采煤工沒什么兩樣。就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我們依然愉快地堅持著,發現了北宋早、中、晚期和金、元、明時期六個階段的地層疊壓關系,取得了清涼寺窯制瓷歷史的重要實物資料。

當然,在發掘期間也有過彷徨甚至考慮過放棄,但帶給我們更多的是發現的快樂和收獲后的喜悅。寶豐清涼寺窯址的首次試掘始于1987年,由我所趙青云先生任領隊,在清涼寺村南200平方米的范圍內出土了典型御用汝瓷近10件,遂將清涼寺窯址確定為宋代五大名窯的汝窯遺址。1988和1989年兩個年度,我們曾圍繞1987年首次試掘區域相繼發掘了十余個探方,但就是沒有找到比較完整的汝窯瓷器,甚至連汝窯瓷片也寥寥無幾。1998年重啟汝窯第四次發掘時,我們曾擴大尋找范圍,在清涼寺村以南直至韓莊村南的整個窯址區域進行了考古鉆探和撒網式發掘,仍然沒有汝窯瓷片的蹤跡。

1999年我們在清涼寺村民提供線索的基礎上,對清涼寺村內區域進行勘探和試掘,確認了汝窯燒造區的面積約4800平方米。2000年度在當地政府支持下決定拆遷四戶村民房屋時,我們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擔心一旦房屋下沒有豐富遺存而對不起村民。就目前已經掌握的資料看,拆遷地點正是汝窯燒造的中心區域,集中分布的窯爐、作坊和埋藏最多的汝窯瓷片,終于給了我們一個豐厚的回報。2000年的第六次考古發掘,我們在清涼寺村內揭露面積500余平方米,發現燒制御用汝瓷的窯爐15座,以及作坊、澄泥池、釉料坑等重要遺跡,并出土了大量的汝窯瓷器,尤其是有些器類為傳世品所未見,終于找到了汝窯瓷器燒造區,獲得了中國陶瓷考古的重大發現。寶豐清涼寺汝窯發掘項目入選200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并榮獲國家文物局1999至2000年田野考古三等獎。

1987年9月發掘河南省泌陽縣東漢墓工作照

我們在2000至2002年找到汝窯中心燒造區并進行發掘后,曾一度認為歷史上的汝窯問題基本解決了,但2011至2016年的考古發掘,除繼續發現汝窯窯爐及汝瓷外,又出土了一批仿青銅的素燒器和不同于汝瓷的天青釉瓷器,這也給我們提出了新的研究課題。從目前揭示的考古材料來看,仿青銅素燒器分別見于汝窯中心燒造區的東、西邊緣處,所謂“類汝瓷”也僅分布于汝窯中心燒造區的東南部,產品器形單一,分布范圍不大而又燒制時間短暫。兩者在燒制年代上明顯晚于汝窯瓷器,其產品仍施乳濁狀天青釉,采用滿釉支燒和兩次燒成工藝,器形多仿之青銅器,使用模具制作,應是該窯址繼汝窯之后再度燒制宮廷用瓷,這使我們對寶豐清涼寺窯址又有了新的認識。

考古就像讀一本厚厚的地書,在打開下一頁之前,你可能想象不到真正的答案。我期待寶豐清涼寺窯址帶給我們更多的驚喜。

泷泽萝拉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