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中國考古百年 > 征文選登

中國考古百年 | 巍巍王陵——徐州土山漢墓發掘記

歷經40年發掘的徐州土山二號墓考古發掘取得了重大收獲,并榮獲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作為東漢諸侯王墓,其發掘的時間、發掘理念和方法都有值得總結和借鑒之處。

漫長的發掘歷程

土山實際上由三座墓葬組成。

一號墓? 土山封土很大,一直是周圍居民壘鍋熗、搪爐子、拌煤球的取土源。1969年云龍山會期間,居民取土在土山北側發現一號墓,并取出部分文物,從考古所調到徐州工作的李廣欽將鎏金獸形銅硯盒和玉衣的一只鞋送至考古所。1970年7月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王仲殊、王世民、蔣忠義、姜言忠等先生到現場進行了調查。7月11日,南京博物院鄒厚本、周甲勝、何振漢等先生開始考古發掘。發掘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墓室由封門石墻、甬道、橫前室和后室構成,出土銀縷玉衣、鎏金銅硯盒、鳥獸飾銅壺、銅雁足燈等隨葬品百余件(《徐州土山東漢墓清理簡報》,《文博通訊》總15期,1977年)。限于當時的客觀條件未對封土進行勘探。

二號墓? 1977年王愷先生從洛陽調回徐州博物館后,對土山進行全面鉆探,發現了主墓即二號墓,隨后即請徐州礦務局派煤礦行道師幫助用豎井加支護巷道的方法清理了東耳室,出土隨葬陶器68件。1982年徐州市政府安排發掘土山二號墓,我于7月入職后即協助在現場發掘。隨著11月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頒布,需要申報批準后方可發掘。這時徐州方面已感到發掘經費等壓力太大,希望由省里發掘,發掘工作因此停頓。

進入21世紀,土山的西、北、東部都有房地產等建設項目,使土山漢墓的保護壓力增大。經多年反映,2003年國家文物局派葉學明、張學海、劉緒先生到徐州實地調查后,批復同意發掘。2004年由南京博物院申報了發掘執照,張敏所長擔任領隊,發掘工作由徐州博物館進行,由我現場具體組織實施。至2007年完成封土部分的發掘工作,墓葬頂部的封石已經全部揭露。繼續發掘必須建設保護設施,發掘工作又停頓下來。在此期間,連續不斷地用彩條布、塑料布對封土剖面進行保護。

2013年,土山二號墓的保護及永久性展示建筑基本完成。2014年發掘重新啟動,由徐州博物館耿建軍擔任領隊,進入室內考古發掘階段,至2020年發掘工作基本結束。

三號墓? 2002年土山漢墓北側徐州市中醫院蓋病房樓發現三號墓,徐州博物館進行了搶救性發掘,現場主要由劉尊志負責。墓葬被破壞得極其嚴重,由斜坡墓道、磚封門墻、甬道、前室、東西耳室、后室組成,僅出土1件隨葬品。

為保護和展示而發掘

徐州方志記載土山漢墓元代就已經被盜,因此我們對出土隨葬品不抱奢望,保護和展示才是發掘工作的重點。2004年土山二號墓發掘前,我多次和領隊張敏所長討論發掘和保護的原則和方法、具體問題及相關的細節。

20世紀80年代土山外景(北-南)

按照既往的發掘方法,墓葬發掘采用四象限法,即先切封土的四分之一,再依次切挖。這種方法忽視封土是墓葬的有機組成部分,造成目前原址保護、陳列的東漢諸侯王墓幾乎都沒有封土留存的遺憾。鑒于土山二號墓經鉆探墓室范圍清楚,我們采取正方向、發掘范圍略大于墓室的方法,最大限度保護封土。發掘出的封土不外運,仍堆在土山周圍,以保持封土外觀的原來體量。

發掘至墓室頂部的蓋石后,如果繼續發掘會使墓室全部暴露在外,春雨夏曬秋風冬雪將會對封土剖面、墓室和墓內隨葬品造成嚴重破壞。如果構建臨時建筑,今后再建永久性保護建筑的時間可能會推遲,還將造成重復投資。永久保護建筑建成后,雖然墓室發掘又延遲了幾年,但室內考古可以將田野考古與實驗室考古相結合,沒有了安全、天氣、時間等問題的干擾,有效控制場所濕度,使發掘得以從容和細致。因此也有了這樣的情景:上班來下班走,和博物館作息時間一樣的考古發掘。

土山漢墓是我國保存較為完整的東漢諸侯王墓,發掘后必將永久保護和展示,因此我們必須為展示而發掘。任何考古發掘都會不可避免地帶來某些跡象的破壞,如何盡最大可能保留各種遺跡現象,給后人以直觀的感受,給未來留下豐富遺存,一直是我們思考和努力實踐的問題。

在墓室周圍三面都保留封土剖面,觀眾可以直接看到封土的夯層,感覺到置身于巨大的封土之內;在墓室上面局部保留券頂上的墊土、封石,展示其疊壓關系,可以看到建墓的方法步驟;保留甬道和前堂地面木板痕跡,可以看到地面鋪設木板的情況;不拆移封門石墻、黃腸石等,可以看到原貌原狀的黃腸石墻。甚至土山盡管是博物館“四位一體”的組成之一,但我們已經單獨建設了土山漢墓陳列館,展出二號墓東耳室及封土內出土的文物。今后將展覽土山漢墓出土的全部文物,并制作土山發掘過程專題片,在展廳內播放。

依靠專家和多學科合作進行發掘

在發掘的方法上,土山漢墓始終依靠專家和多學科合作。在江蘇省文物局的指導下,成立由信立祥、鄒厚本先生為組長的專家組,專家重要節點現場指導,發掘情況每年年底進行總結和新的部署。發掘過程中除專家組成員外,蔣贊初、徐光冀、劉慶柱、李伯謙、趙福生等先生多次到現場指導。發掘工作與社科院考古所、陜西省文保院、南京博物院、荊州文保中心、中科院上海光機所、江蘇師范大學、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等單位密切合作,進行文物保護和多學科研究。

發掘過程中采用靈活的獎勵措施。1982年發掘封土時僅發現封泥22方(《文物》1994年11期),分析原因是工人按日取酬,夯筑的封土堅硬異常,刨土和裝土時都不愿低頭彎腰、費時勞神尋找封泥。鑒于這種情況,2004年封土發掘時我們制定發現一方完整封土獎勵50元、殘損的依保存字數類推的獎勵方法,一下解決了積極性問題,最終出土封泥4500方。

為了解決墓室頂部封石的吊運問題,我們專門采購安裝了工業行車、升降機,配備叉車、地牛等運輸工具,既減小了勞動強度,提高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發掘人員的安全系數。在墓室發掘階段,對墓室內的積土都過篩和水選。特別注重科技數字化手段的運用,在整個墓室上方安裝延時攝影裝備,全程記錄墓葬發掘過程,對每個關鍵遺跡進行三維數字化掃描。

公眾考古是宣傳文物保護、普及公眾考古知識的有效途徑。土山漢墓室內發掘階段,具備邊發掘邊展示的條件。我們向公眾展示全部發掘過程,甚至多次公開招募志愿者參加和體驗發掘工作。既宣傳了考古和文保知識,也回應了公眾的關切。

土山漢墓發掘表明:考古人有足夠的耐心和堅持,選擇最合適的時機發掘和保護好不可再生的文物資源。

從1969年發現起,發掘工作斷斷續續已逾50年。是跨越2個世紀,歷經鄒厚本、王愷,張敏、李銀德、耿建軍,原豐等三代考古人的發掘工作;先后由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館(徐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力進行調查與發掘項目。
如今,土山漢墓將轉入墓室本體、封土和出土文物保護的新階段,隨著土山漢墓陳列館的改造建設,將成為我國保護和展示東漢諸侯王陵墓的重要場所。

(徐州博物館(徐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李銀德 )

泷泽萝拉中文字幕